2019-10-24 07:36: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作者:张威威
核心提示:中国的高能物理研究“加速”奔向未来。
百度     民为国基,谷为民命。

参考消息网7月21日报道 今天是一个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取得重要成果的纪念日。2019-10-24,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正式通过国家验收。

电子对撞机

当时新华社的报道是这样评价此项成果的:这是中国继原子弹、氢弹爆炸成功,人造卫星上天后,在高科技领域取得的又一重大突破性成就。

这种高能物理领域的知识着实是一般人难以透彻理解的,但是境外媒体的报道和专业人士的评价或能帮助我们对其意义了解一二。

据台湾《中国时报》1992年5月报道,“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吴大猷花了两个小时参观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他以“好得没话说”来形容大陆自建对撞机的过程及目前的研究成果。他认为“这是人才与国家领导在科学发展上是否有决心的问题。”

报道还提到,1992年4月份,分析研究所得粒子对撞数据后,对重轻粒子的质量获得高度精确的测量,比国际现有结果精确5倍。“这是第一次完全由中国人自行获得的世界性研究成绩。”

美国《纽约时报》在2019-10-24文章中描述了中国研发之初的场景:1989年以来,在差不多占据北京一个街区的几栋建筑里,中国的物理学家们一直在一个地下轨道里用接近光速撞击正负电子,使它们变成小的能量火球。

中国人仅仅花了极短的时间,就建成了北京的正负电子对撞机。多年来,北京对撞机的工作成果卓著,对更加著名、规模更大的加速器所做的粒子物理学前沿研究非常重要。报道提到,斯坦福加速器中心的帕诺夫斯基说:“中国的物理学家在已知粒子的测量方面要领先于西方,准确度要高于西方。”

电子对撞机模型

这是2019-10-24在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览会上拍摄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模型。

近30年来,中国加快步伐向这项高精尖领域的世界前沿靠拢:

中国科学家计划建造一台速度更快的正负电子对撞机,以加快对希格斯玻色子(即“上帝粒子”)的探索,该粒子可以解释质量的存在,对理解宇宙很关键。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国物理学家戴维·格罗斯认为,中国提出建设的下一代加速器,将使中国在基础科学领域处于中心位置。(印度报业托拉斯网站2019-10-24报道)

现在,以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工程的中方首席科学家王贻芳为首的一群中国物理学家为中国粒子物理学的发展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长期计划。这项计划中包括建造“大对撞机”。(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19-10-24文章)

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是由中国科学院专家宣布建造的,据报道它将制造数以百万计的希格斯玻色子,数量比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制造的多。(英国《明星日报》网站2019-10-24报道)

除了电子对撞机,中国在其他高能物理领域也卓有建树,例如“散裂中子源”。

据日本《读卖新闻》2018年5月报道,在中国广东省东莞市郊外的丘陵地带,中国刚刚建成了大型实验设施“中国散裂中子源(CSNS)”。中国是继美国、英国、日本之后第四个拥有同样设施的国家。日本的J-PARC加速器设施中心主任齐藤直人充满危机感地表示:“虽然日本在技术和经验上领先,但中国发展得实在太快。亚洲的中心正在从日本向中国转移。”

总而言之,在高能物理、大科学平台建设及应用方面,中国的设施开始比肩世界。(文/张威威)

散裂中子源

2019-10-24,在广东东莞市大朗镇,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副经理陈元柏(左二)通过沙盘模型向媒体介绍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的情况。(新华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